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盛唐风流 > 第754章 游戏才刚开始

第754章 游戏才刚开始

拜师礼上少不得师长对学生的说教。

先生之所愿足以看出先生之所能。

一只铅笔,一块橡皮,瞬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放弃了轻视。

有如此视野之人无论年纪,足以当得下少师之名。

也难怪能得到皇上的器重。

李承乾目光灼灼,哪个孩子会天生顽劣?身为太子,谁又不想好好作出一番事业呢?

先生的话点燃了他的内心,双手紧紧地攥着先生所赐之物,然后重重地朝着先生磕了个头:“多谢先生厚赠。”

拜师礼至此算是完结。

李承乾回到位子上,周围的同学纷纷凑了上来,都想看看铅笔和橡皮是为何物?

也想试试用铅笔写字是种怎样的感觉?

白宋前世就是医学导师。

带学生这种事情他比谁都更擅长。

教育的事业重点在于引导,当下教育的主要问题就是过于侧重于说教。

过于严厉的教学环境抑制了学会的天性,白宋所想的也很简单。

第一天见面不能失了老师的尊敬又不能跟学生远了关系。

看着一群孩子说说笑笑,白宋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李承乾对这位先生也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这位先生看上去太年轻了,跟印象中的那些老先生比起来,总会觉得哪儿怪怪的。

现在收了先生的礼物,听了先生的期望,先前那点怪异的感受已经消失不见。

反倒觉得一个年轻的先生似乎更懂自己。

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被同学们传递观赏,李承乾又到了白宋跟前,指着桌上的黑布袋子问。

“先生,祖师爷留下的什么东西这么宝贵?有铅笔和橡皮宝贵吗?”

“不过两本书而已。”

“两本书?能看看吗?”

白宋没有阻止。

李承乾自己去打开了黑布袋子。

两本书上各有两个大字十分醒目。

语文,数学。

准确地说是一年级语文和一年级数学。

李承乾翻开看了看,没有被内容吸引,倒是被许多奇奇怪怪的彩色插图吸引了。

“先生,以后我们学这个?”

白宋摇摇头:“不学这个。”

“为何?”

“学这个你父皇怕是要撕了我的。”

白宋很清楚,这种标新立异地东西根本不适合出现在课堂上。

李承乾不太理解,没有再多说,然后又问:“先生,祖师爷叫什么?”

“九年义务教育。”

“九……这人的名字好奇怪。”

李承乾越发对这个先生感兴趣,坐在一边问:“那我们学习有没有什么宗旨?”

“宗旨?还要什么宗旨?”

李承乾认真说:“听人家说外面的学堂先生都会写下几句话挂在学堂最显眼的地方,用来鞭策学生学习。刚才先生说了对学生的期许,但是没有说咱们学习的宗旨不是?”、

白宋摆了摆手:“可无甚宗旨。”

这个太子还真就是个孩子心性,你给他好脸色,他就越发凑过来,问题一个接一个。

另一面,丹阳公主站在小园外,从院墙的镂空雕花看着里面。

“看来咱们的太子爷跟新来的先生相处正好呢!”

荡漾公主身后,一位体貌婀娜的宫女娇声道:“公主殿下,要不让奴婢将太子请过来?太子最近在奴婢身上可是费劲不小,奴婢还就不信一个臭男人还能拴住太子的心不成?”

丹阳公主摇摇头:“不必操之过急,且看看他有什么手段。”

正说着,又一个宫女到了丹阳公主面前,行礼之后说道:“回禀殿下,学堂上,白先生赐予太子一支铅笔和一块橡皮,太子十分满意,对这位先生的话也多了起来。”

“铅笔和橡皮?是为何物?”

“白先生说一支铅笔要太子勇往直前,一块橡皮劝太子及时回头。还说他太子要学硬笔刚正不阿,用橡皮知错能改云云……那些小世子小郡主都大为震撼,那位公公也满意地点头呢。”

丹阳公主听了,微微蹙眉:“这小子还真有些怪才,承乾那等怪诞的性子都能被他三言两语说服。”

“公主,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这般放任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太子殿下就不会听咱们的话了。”

“依奴婢所见,就他一人在东宫,不如直接杀了,神不知鬼不觉,谁都查不出来。”

丹阳公主冷笑一声:“你们当真以为这就是个文生不成?这小子只身一人能把圣莲教灭了,能在战场上活着回来。他可不如看上去那么文弱,万一杀他不成反而走漏,保不齐皇帝哥哥都容不下本宫了。”

“那又该如何?”

丹阳公主扫眼几位亲近的小宫女,她们一个个都是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绝色美人。

“你们能让太子殿下尝到男女之乐,谁又能让这位年轻的先生也感受一番呢?”

几个宫女面面相觑,都是有些羞涩地笑了。

丹阳公主再问:“你们谁自告奋勇要去试试的?”

“我!公主殿下,就让奴婢先去试探试探。”一位最是年轻的小宫女情急地举起手来。

几个宫女看了都是忍不住打趣道:“小莲这是见人家先生好看,自己心里快憋不住了吧?”

丹阳公主点了点头:“不必操之过急,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有的是时间。”

……

第一天,白宋没有教授任何东西,只是让大家见了一面。

等到午时之后,自己就告辞离开。

以后每天上学的时间都在辰时。

一位宫装宫女送白宋离开,白宋有注意到这位小宫女长得极好,衣着也不似一般宫女,至少头戴的发饰都要比一般宫女金贵一些。

以如今白宋的鉴赏水平,一个小小的宫女能吸引他的目光,足以见得其容貌之好。

而且这个小宫女很是乖巧,一路上一言不发,默默领路,只是会偷偷看白宋一眼,被白宋发现后又会脸红地低下头。

白宋摸了摸自己的脸,到不是过于自恋,他是见多了女孩子看到他的脸时,露出的各种表情。

他这张脸,对一般的姑娘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自己有这么帅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