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异界崛起之我有帝国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讨说法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讨说法

“同饮同饮!”和郝大通想法相近,康林,乔肆二人同样害怕这些生冷不忌,且色胆包天的丘八军汉们会就此拉过跳舞的女子,在自己面前上演无限制级大戏,只得齐齐举起手中的酒杯,开始与列席的营兵军官推杯换盏起来,以期满桌的美酒佳肴能够稍稍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省得好端端的酒宴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而事实证明,这一举动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因为有了他们的不断劝酒,郝大通手下的那几个色痞军官不得不暂时放下手头的夏人女子,开始痛饮起平时少有机会接触的高级白酒来,而那几个夏人女子重获自由之后,则是在同伴的掺扶下,立即连滚带爬的逃出了众人的视线,惟恐慢上一点就会被这帮异族的衣冠禽兽按在地上摩擦,失了自己一直视若珍宝的清白。

“哈哈哈!”看着仓惶出逃的夏人女子,手持酒杯的明军低级军官不仅没有丝毫的羞愧,相反还咧开自己的大嘴,抚着脸庞上的大胡子嘲笑起夏人女子的不识抬举来,在他们看来,自己这伙人是征服者,上位者,能够看上她们,是她们几世修来的福分,就应该好好伺候自己,却不想人家女子本来在村落里相夫教子,辛勤劳作,过得好好的,压根就不需要他们强加在身上的“福分”,更何况这帮成日里舞刀弄剑的丘八还是残酷压迫她们父兄,夫家的异族人(注1)!

“喝酒,喝酒!”仿佛看出了康大财主,乔大掌柜浑身的不自在,郝大通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一下自己麾下放浪形骸,已经有点不像话的什长,伍长们,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向康,乔二人投来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康兄,莫要多生事端,喝酒,喝酒!”面对肆意欺压夏人妇孺的明朝低级军官们,康林觉得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可还没等他站起身来指责这些老兵油子的恶行,自己的袍袖就被旁边的乔大掌柜轻轻扯住了,再仔细一看花厅的四周,尽皆是顶盔掼甲,全副武装的营兵军士,最终到了嘴边的话语又只能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但他已暗自下定决心,待到自己回去之后就要严肃船队军纪,大力整顿麾下的正兵,辅兵,务必不使他们成为明朝营兵一般的游兵散勇,哪怕这些游兵散勇久经沙场,骁勇善战也不成!

“把总大人,不好了,府外面聚集了大量手持棍棒,农具的夏人百姓,看样子是那些逃走的女子把咱们这儿的事都告诉了她们的父兄,来寻咱们的晦气来了……”然而就在此时,花厅外面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个歪带笠帽,身着鸳鸯战袄的营兵,给他们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一直隐忍不发的夏人竟然暴动了!

“什么,国朝厚养夏人余孽数百年,今日不过是叫她们过来跳个舞,陪陪酒而已,竟敢聚起族人冲击府署,难不成是要造反不成?还有没有王法了?来人,马上召集军士,结成战阵推进过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咱们去看看那些没种的亡国奴们倒底想要干什么!”

听到麾下士兵的禀报,身为把总大人的郝大通还没来得及发声,就有一个须发浓密的强壮军官一把推开面前的酒菜,“噔”的一下站起身来,气势汹汹的提着自己的腰刀往外面狠狠冲去!看样子,这家伙是准备趁着酒意率领部下营兵去镇压那些实在忍受不住他们残酷压迫,肆意凌辱而愤起反抗的夏人百姓!

“孟百长,不可造次,没看见今天有贵客在吗,还不赶紧退下!”看着怒发冲冠,满脸狞狰的孟姓大胡子百长无令离席调兵,朱家湾驻兵最高指挥官郝大通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有两名心腹什长上前拉往了这厮,不让他借着酒劲胡乱发疯,以免惊扰到正在饮酒的客人们。

“把总大人,夏人贱民们已经与外面的兄弟们闹了起来,他们人多,一直吵着嚷着要见咱们的最高指挥官,弟兄们未得您的命令,不敢放手施为,马上就要顶不住了!”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就在郝把总下令惩处无令私自调兵的孟百长的时候,又有一个传令兵踉跄着跑了进来,适时的救下了这个行事鲁莽操切的混蛋军汉!原来是聚在外面的夏人百姓见明军最高指挥官,把总郝大通迟迟不出来与自己这些人见面,在几个本地耆老组织下,挥舞拳头,棍棒与农具,呐喊着和把总署外的守卫们纠缠起来!所幸,双方都有所顾忌,才没真正打斗起来,不过,要是郝大通再不出来给个说法,一场惨烈的厮杀将会在所难免!

“对不住了,两位,外面有点小事需要郝某处理,今日酒就先喝到这里了,改天,改天郝某再摆一桌,请两位掌柜喝个痛快!汪什长,送客人到厢房安歇,记住,一定要用最漂亮的姑娘款待咱们的贵客……”听着外面传来嘈嘈杂杂的喧闹声,再看跪在地上的传令兵,感觉在康,乔二人面前丢了脸的郝大通再也无法按捺自己心中的怒火,马脸一沉,当即就派心腹把两位贵客请到厢房休息,而他自己则是慢条斯理的挂上了鲨鱼皮刀鞘的雁翎刀,带着二十个膀大腰圆的亲兵快步出了把总署!

既然朱家湾的亡国余孽不识抬举,成心让他在贵客面前丢脸,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斩几颗人头杀杀他们的威风,顺便再教教他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良民……带着满肚子的愤懑与不爽,郝大通指挥麾下的军官集结起所有的营兵,足足有二百来人,换上了打仗用的长枪大戟,弓箭火铳,结成整齐的战阵,开始不断挤压夏人百姓的活动空间,试图找出煽动他们闹事的主心骨与那些藏在人群中的族公耆老!

而深知其秉性的亲兵们看着大动干戈的朱家湾驻军,敢用自己的小老弟发誓,此番要是被他们的把总大人找到骚乱的罪魁祸首,那今天的乐子可就大了!盛怒之下的郝大通绝对会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死那些导致自己脸面尽失的闹事者,届时那些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就算是想要痛痛快快的死去都不可能!须知异界来的明朝征服者残忍好杀,冷血无情的名声可不是靠嘴巴吹出来的!一旦哪里的夏人不服管教,试图携众反抗官府,卫所的统治,他们就会撕下伪善的面具,高高举起手中锋利的大刀短斧,教会那些亡国失地的夏人百姓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新朝顺民!

而朱家湾的这位郝把总,更是众多明人征服者中的翘楚!因为在他的管理下,朱家湾四百余户人家,近两千丁口,每年两季,都是按时上缴税赋,准时应征徭役,有的时候还会派遣族人到军营里免费供他们驱使,何时有胆量反抗军事实力强大的明朝征服者?有血性,有胆量反抗的不是组团上了大山,荒岛打游击,就是被郝大通带着麾下的二百精兵杀了个干干净净,甚至就连家小妻女都受池鱼之殃,被明军掳到军营里为奴为婢……今日不过是部下军汉酒后失德,调戏了跳舞女子几句,都还没来得及真刀实枪的霸占她们,夏人就敢聚众闹事,看来自己还是太过仁慈了,到底没有真正把这些生性懦弱的亡国奴杀疼杀怕,以至于现在他们都敢向自己亮出拳头和棍棒了!

那就用钢刀和鲜血,让他们过热的脑袋冷静下来吧!郝大通看着神情激动,与自己麾下士兵推搡争论的夏人百姓,眼神逐渐变冷,下一刻,在他的命令下,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明朝营兵就像饿狼冲进了羊群,开始对夏人百姓大打出手,他们用刀砍,用枪刺,用弓箭,火铳射,只片刻工夫,原本气势汹汹的夏人百姓就倒下了数十人,而剩下的,也都纷纷惊叫着往四周逃散,可他们很快就惊恐的发现,各个街角,巷口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大量的明军官兵!于是,在刀枪剑戟的威逼下,逃散的百姓很快又被驱赶到了把总署外的小校场上,那里有明军辅兵专司捆绑,郝大通此番定要查出隐藏在夏人百姓中的不安分者,并将其斩杀,否则就算是勉强将今次骚乱平定,也会很快冒出其他的骚乱,到时候他一样还是剿不胜剿,不如抓住眼下的机会,一次性将夏人中的不安份子全部除去,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麻烦!

“今日之事,郝某人可以不追究,也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们能够答应,否则,就算是拼着上峰责怪,郝某今日也要将你们全部斩杀!”看着双手反绑,口中连呼冤枉,饶命的夏人百姓,郝大通将腰间的雁翎长刀交给了身后的亲兵,然后慢条斯理的取出袖间的方帕,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接着说道,“交出带领你们闹事的人,并且承诺此后不再出现类似的事情,你们就可以活!”

注1:异族人,残夏遗民与明朝征服者曾经有过协议,不通婚,不合并,双方分城分寨而居,只履行纳税,徭役义务,明廷不得过多干涉他们的自由,是以夏人百姓把后期进驻他们城镇村舍的明朝官员,军队,商人统称为异族人!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