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异界崛起之我有帝国系统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站队(二)

第一百四十五章 站队(二)

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才能将这小三百人无声无息的弄到卫城里来,强攻硬打显然是不现实的,须知东海旗军虽弱,但依城而守,仍旧能够给予康林部下以重创,只要短时间里夺不下东海卫城,赤阳部众恐怕很快就会陷入重重包围!附近的明朝旗军,营兵皆附有备倭之责,可不是吃素的,若是硬要他们去攻击倭寇说不得会跑肚拉稀,但如果战斗目标变更成了自己这支名不见经传的新晋海贼势力,说不定他们就会闻战而喜,屁颠屁颠的跑来找己方的麻烦,毕竟,柿子捡软的捏,这个道理谁都懂,谁都清楚;

而分批混入城内其实也不容易,毕竟,城内的普通军户与守城的旗军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对彼此都算是知根知底,现在一下子混进来这么多操着各地方言的青壮汉子,又怎能不引起他们的警惕,尤其是那几十个精锐战士,与他们的扈从,个个孔武有力,满目凶光,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不是良善的百姓,而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厮杀汉;最后,就只剩下收买守城旗军一途,可这同样困难重重,一个两个贪财的旗官或许好收买,但绝大多数普通旗军肯定会选择死扛到底,毕竟,他们的亲人,家属,邻里都在城内,一旦城破,在他们朴素的印象里,第一个遭殃的肯定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绯袍大员,而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军户!是以,想要成功进入东海卫城,就得悄无声息的把所有守卫尽皆斩杀才行,而康林麾下恰好就没有这样的人才,郑南生与那些精锐战士正面作战还凑合,但若是要他们特种作战,实施斩首行动,可就真心为难人了……

一念至此,头大如斗的康林康大当家决定暂时搁置此事!毕竟,自己手头现在就有精锐战士十余人,战士扈从十余人,以及新移民青壮三十余人,只要不是碰到大队的敌军,已然够用,不必过多的纠结是否能够把所有的兵力弄到城里来!说到底,自己要的是官职,与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不是攻占此城,把这座城变成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如果真把大队人马开进东海卫,到时候莫说是谋取官职了,能不和古,翁,胡三人彻底翻脸,上演全武行就算是邀天之大幸了!别看东海卫三巨头平日里勾心斗角,恨不得把对方撕碎嚼烂吞到肚子里去,然而真要是碰上了影响他们切身利益的事,这帮惯于玩弄权术的老家伙们又会在第一时间里联合起来,一起出手打压新出现的不稳定因素!十几个装备镶铁棉甲,雁翎刀,矮种蒙古马的亲卫骑兵,或者数十个装备短罩甲,长矛,弓箭,火铳的亲卫步兵当然很好对付,但接踵而至的登州军铁骑队却是个大问题,他们要是知道此处之事杀将过来,呼啸的精骑马队能在眨眼间把自己的部众碾压成泥,康林在朱家湾时可是真真切切见识过这帮骑兵大爷的厉害,同时这厮也不认为自己的手下能比木村小次郎麾下的浪人们更加的骁勇善战!事实上,除了几十个精锐战士,扈从外,康林并不对那些人数占优的新移民青壮们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奢望,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军户百姓而已,若是猝然间遭到明军精锐骑兵的攻击,说不定就会瞬间崩溃,毕竟,打仗并不是人多就有用,要不然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以少胜多的战例!

因此,害怕自己脑袋被人砍下来,当成军功向明廷邀赏的康林康大当家在经过几天反复思量之后,终于下定决心找一个势力挂靠!而相较于素未谋面的指挥使古文通,初次见面就想逼着自己构陷结义大哥,并处心积虑褫夺自己产业的指挥佥事胡琏,康林还是觉得指挥同知翁雨利更加值得投靠一点,毕竟这厮名声没有胡琏那么狼藉,也没有豢养海贼,乞丐横行海域,坊间的恶迹,再加上手下还有刘重旗,韩五等良知未泯,愿意为民请愿的军官,可要比古,胡二人好得太多了,更何况此人为人中庸持重,属于收钱就办事的性格,自己投靠他至少不用担心被人过河拆桥。是以,康林暗中派遣自己的亲信杨七去了趟同知府,代表自己见了大管事荆元沛一面,不仅向其表达了自己的恭顺之意,临了还附上了一张礼单,那上面有白银三百两,南珠三颗,煤油灯八盏,以及各色洋货若干!有了这些东西帮忙,康林相信,对方绝对会欣然接受自己递出的橄榄枝,毕竟,为了抗衡日渐做大的指挥佥事胡琏,后者也需要寻找外援帮助自己开辟新的财源,进而重获指挥使大人的信任!须知,胡琏之所以能够得到指挥使大人赏识,成为东海卫实际上的二把手,固然有其精明强干,善于拍马的原因在,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掌控了一批势力,一批可以源源不断为指挥使古文通聚敛钱财的势力,其中尤以凶鲨海贼,东海恶丐为最;而他康林,现在也愿意仿照凶鲨海贼的前例,秘密投入指挥同知翁雨利的麾下,助其发展,扩充实力,以压制日渐强大的指挥佥事胡琏胡敬延!

当然,明面上康林也不会彻底得罪握有实权的东海卫指挥佥事胡琏!这厮为了麻痹后者,不仅同样往后者的府邸里送了一批宝石,洋货,还向其带去了自己偶感风寒,需要静卧休养的消息,至于后者信不信,那就不是康林需要关心的事了,毕竟,有的时候人们关注的重点不是你撒不撒慌,而是你愿不愿意为他撒谎!而从佥事府反馈回来的消息看来,胡琏倒是并未起什么疑心,心中暗喜的这厮甚至还打赏了帮自己传话的郑南生五两银子,他绝对想不到康林这混蛋玩意居然敢脚踩两只船,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只道是那天受了韩五的惊吓,再被冷风一吹,真的感染了风寒,还想给后者派一名大夫过来医治,但却被心虚的郑南生婉言谢绝了,心思便给的这厮当然知道自家大当家是在装病,此时若是真被医者望闻问切一番,说不得立时就会穿帮,于是便以自家主人已经廷请了大夫医治为由,言词肯切的回绝了胡佥事的好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撇开躺在酒楼包厢床上装病的康林不提,此时的都府节堂内,诸多卫所高官正在为一个小人物的事情激烈争吵,除了端坐在大椅上不发一言的指挥使古文通,都府的另两名高官,同知翁雨利,佥事胡琏这会儿正似斗鸡般的你来我往,争执个不停,他们丝毫也不顾忌所处的地方是指挥使大人处理公务,并日常议事的签押房,就像一群坊间老妇般的口灿莲花,唾沫横飞,直看得一众小吏,亲兵目瞪口呆,咋舌不已!要知道,这二位大人平时都是非常注意自身仪态的,等闲不可能在顶头上司面前如此的失态,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能引得双方如此大冒肝火,几乎在指挥使大人跟前撕破了面皮,全然不顾为官的体统?

然而,他们只是些如同蝼蚁般的小角色,注定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因为坐在上首的指挥使大人在听了许久双方如同泼妇骂街般的争执吵闹,终是忍耐不住心中的不悦,起身重重将手中的茶盏顿在公案上,沉声喝道,“行了,行了,都别吵了,你俩一个是同知,一个是佥事,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在手下们面前吵吵嚷嚷的像个什么样子,还有你们,各自的公事都做完了吗,就有空在这里看人吵架,各房司吏还不赶紧把自己的属下带回去……”

“哼……”

见自家顶头上司动了真怒,翁,胡二人只得暂时停止争吵,乖乖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他们都是聪明人,可不想为了一个小小的商人康林得罪了都府的一把手,更何况,这个商人能否洗白身份,当上卫所军官还得看后者的心情如何。直到这个时候,翁雨利,胡琏二人还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把康林收入了麾下,都在拼尽全力为其说好话,而这,也引起了古文通的好奇,康林,康林,又是康林,这个名字这两天不断在他耳边萦绕,已让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东海草市挥舞金钱大棒,拼命买买买的是他;朱家湾协助营兵大战倭寇,取回贼人首级的是他;引得都府高官争相拉拢的还是他,仿佛东海卫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大多都与这个身份神秘,出手大方的康姓商人有关,古指挥使记得自己私库里就有两百两白银,三颗南珠,三颗宝石,六盏煤油灯是这位康林康元敬所赠,因此,在听到自己麾下两员最得力的大将为了这厮发生激烈的争执后,古文通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康林,康林,又是这个康林,这厮究竟有何本事,能让某的两位爱将为他撕破面皮,全然不顾官员的体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