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儒王守仁(大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大儒王守仁(大章)

“明公也知道世间有个王守仁?”

王守仁被张华识破真正的身份之后,微微吃惊。

他改名为王知行,盘下长安城一座荒芜的书院,弘扬心学。

陆王心学,陆是陆九渊,而王就是王守仁。

王守仁对外自称陆九渊的徒弟,所以王守仁的门生以为王守仁是宋人,但实际上王守仁是明朝中期的大儒。

不过王守仁继承、发扬了陆九渊的心学思想,他自称是陆九渊的徒弟,倒也不能说王守仁欺骗了众人。

“看来我猜测的没错,毕竟先生是提出‘知行合一’之人,化名王知行,也不奇怪。”

张华在得知中天阁书院的教书先生名为王知行之后,中天阁书院又夹带私货,传授陆王心学,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

古华夏,两位心学大儒,陆九渊、王守仁,其思想不仅影响古华夏,而且影响东亚周边国家,对东亚文明的塑造有深远持久的影响。

虽然明清统治者更加认可朱熹的理学,但心学始终是一个重要的流派。

张华知道王守仁的“知行合一”、“致良知”理论。

因此张华看到王知行这个名字,心里已经笃定王知行就是王守仁。

当然,也不排除有王守仁的传人使用王知行这个名字。

于是张华单独留下王守仁,确认其身份。

王守仁不只是心学的集大成者,还在明朝兵部、刑部、吏部、都察院担任大臣,又率兵平定南赣、两广盗乱及朱宸濠之乱,可以说是全能人才。

古华夏能文能武的人不少,但同时还是诸子百家掌门人的人物,可就少之又少了。

王守仁已经成为长安城诸子百家的儒家心学流派的权威。

张华认为此次文举,发掘隐居在长安城的王守仁,才是最大的收获!

王守仁开山立派,已经不是常人的范畴,他的思维也远超常人。

见张华识破他的身份,王守仁也在推断张华的来历。

张华既然知道王守仁和他的理论,那么必定来自于更后面的朝代。

明朝之前的人物,不知道王守仁的知行合一理论。

“……”

张华和王守仁都在互相观察对方,两人在暗中较劲,看是否能够对上电波。

张华相当好奇心学集大成者王守仁的能力。

有资格被称为集大成者的人物,在诸子百家之中,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比如韩非就是法家的集大成者,被称为韩非子。

这些集大成者,天赋也相当逆天。

如果张华没有记错,心学讲究的是“吾心即是宇宙”,有点唯心主义的意味。

张华率先打破殿内的沉默:“何谓心外无物,心外无理?”

王守仁淡然答道:“山涧之花,如若不看,便是一片死寂,若看此花,则此花明艳,故存在即被感知,此所谓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因为理在心中。”

“……”

张华听了王守仁的见解,心里暗道,这不是量子力学吗?

按照量子力学的解释,未观测此花时,此花并未真实存在,按波函数而归于寂灭,观测此花时,则此花的波函数发生坍缩,它的颜色一时变成明白的实在。

从微观的角度来看,王守仁的心学思想未必是错误的理论。

即使在张华的时代,人类对世界的了解,还极其有限,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学科的终点,都是哲学。

“先生为何隐瞒姓名,隐居于长安城?”

以王守仁的名声,只要王守仁想要出仕,张华随时可以给予高官厚禄。

王守仁轻轻摇头:“伴君如伴虎,立功就会遭到忌惮,就会有人煽风点火。立功也不是,不立功也不是,如此一来,又有什么意思?不如归隐,传道受业解惑,也算是立言了。”

“先生此言差矣。常言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拯救天下苍生,先生不可继续隐居。此乃圣贤之道。”

张华没有否认王守仁的见解,在文臣武将立功之后,君王确实有可能进行清洗,但张华对王守仁进行道德绑架。

越是奉行圣贤之道,越容易被道德绑架,否则会有违儒家学说。

“……”

王守仁沉默不言。

他知道张华在道德绑架,但王守仁既然出现在这里,说明他的内心已经倾向于出仕。

王守仁的心学讲究的是修心,王守仁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

张华给了他台阶。

王守仁深吸一口气,作揖道:“知行合一,如果知而不行,那就落了下乘。在下愿出仕,尽快统一天下,以免生灵涂炭。”

“我不喜得到通过科举的士子,但喜得到先生辅佐!”

张华亲自走下台阶,扶起王守仁。

招揽王守仁这种级别的人物,并不容易。

王守仁最强的不是统帅,而是智力。

“先生与我前去痛饮一番,我对心学,很有兴趣。”

张华与王守仁在宫中对饮,谈论心学和兵事。

“先生的思想虽然违背常识,世人以为是邪说,荒诞不已,但有一定道理。世人多数是芸芸众生,不会考虑这些事情,更不会思考宇宙万物。”

张华与王守仁提及量子力学,王守仁诧异,高看张华一眼。

就连王守仁招收的弟子,也未必会思考这些事情,更多的是为了出仕罢了。

各地的诸侯和领主,考虑的也是如何扩张势力,罕有张华这种懂得哲学和量子力学的人物。

王守仁意外之余,向张华全面阐述自己的思想,认为张华开创的“量子力学”与自己的“心学”有相似之处。

两人相谈甚欢。

“酒逢知己千杯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守仁在离开宫殿前,依然依依不舍,认为与张华相见恨晚,更恨自己没有提前出仕。

“先生暂且回去书院休息,我必有重用。”

张华亲自送王守仁离开,王守仁再三作揖,认定张华是明主。

在宫殿外面,天色已晚,百人将李显忠还在耐心等待王守仁出来。

此时李显忠看到一队禁卫军护送王守仁出宫门,还有一人在与王守仁交谈,于是李显忠上前。

“止步!”

禁军大将许褚担心刺客接近张华进行刺杀,于是大步向前,挡住李显忠,恐怖而磅礴的气势从许褚身上散发出来,隐隐可听见虎啸声,地板出现裂痕!

以许褚恐怖的武力,任何刺客想要靠近张华,都相当困难。

“在下长安外城守军百人将李显忠,是王知行之友,前来接应,并非刺客。如冒犯大将军车架,请治罪!”

李显忠看到虎痴许褚出现,立即反应过来王守仁身边之人很有可能是张华,赶紧请罪。

“百人将李显忠?”

张华想了想这个名字,不曾听闻,似乎不是什么名将,也就不在意。

“伯安,此人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么就由他接你返回书院吧。”

张华没有给李显忠治罪,而是让李显忠接走王守仁。

王守仁说道:“明公,李显忠乃是将才,请明公提拔此人。”

出乎张华的意料之外,王守仁看好这个百人将,认为李显忠值得张华提拔。

可以被王守仁看中的人,绝不会是什么寻常人物。

张华也就听说过项羽、韩信、吴起等名声赫赫的名将,对一些朝代的二三流武将所知有限。

不过王守仁这些熟读史书的人物就不同了,他们知道前朝有哪些名将,如数家珍。

张华又多看了百人将李显忠一眼,李显忠孔武有力,眼神凌厉,多是一员猛将。

难道此人也是一员名将?

张华问道:“你是何时之人?曾担任什么官职?”

李显忠猜出张华的身份,于是答道:“在下乃是大宋绥德军青涧人,曾与西夏、女真交战。”

张华皱眉,明明是获得提拔的机会,李显忠的回答却相当简短,张华无法获得详细信息。

罢了,张华只要知道李显忠的名字,李显忠又在夏军效力,在领地石碑就能查看其能力。

“今后你不用担任百人将,提拔为军司马。”

张华直接提拔李显忠。

“多谢主公!”

李显忠也知道,王守仁受到提拔,自己也会因此直接得到重用。

但李显忠更加希望通过军功,也就是自己的实力,得到升迁。

王守仁与李显忠离去,张华这才返回宫中,查看王守仁和李显忠的能力。

【英雄】:王守仁

【等级】:45

【统帅】:92 【武力】:69 【智力】:99 【政治】:85

【第一天赋】:言出法随(吾心即是宇宙,王守仁的意志可以改造天地万物,逆转因果、阴阳,意志对外界的影响越大,王守仁的精神消耗越是巨大)

【第二天赋】:快速成军(王守仁用几个月时间进行训练,可以让乡勇、衙役、轻步兵等低阶兵种,提升一个品阶,属性也将获得提升,且整编为一个完整的军团)

【特殊兵种】:无

【来历】:明代思想家、文臣,心学集大成者。

“言出法随……!”

张华第一次见到如此逆天的天赋。

如果不是对精神负担太大,那么言出法随可能是最逆天的精神天赋!

“不愧是心学集大成者,仅仅言出法随这么一项能力,王守仁已经可以成为众多诸侯的座上宾。”

张华看到王守仁的“言出法随”天赋,震撼的无以复加。

张华不清楚王守仁的言出法随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一句话就可以瓦解千军万马,那么王守仁的天赋可能举世无双。

“王守仁的能力应该达不到这种层次,一个人的意志,还无法承受移山填海、将千军万马变为虚无带来的反作用力。”

张华在与王守仁闲谈中,判断王守仁的天赋还不至于逆天到移山填海,毕竟那样太过骇人听闻了。

在很久之前,张华就听说过,意识可以反作用于物质,言出法随就是出自于这个原理。

只是王守仁在改变天地万物的同时,也要承受反噬。

换而言之,很多事情,王守仁的天赋也无法做到。

另外,王守仁的第二天赋“快速成军”,可以临时将一群乌合之众训练成一支还算可以的军队,用于镇压突发的叛乱。

虽然王守仁的天赋不多,但仅仅一个“言出法随”天赋,就足以让王守仁成为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一行人之一。

“王守仁擅长用兵,又智力超群,拥有‘言出法随’天赋,正好可以担任军师。”

张华一直以来,以李绩、陈宫、阎象为军师,但李绩是十六卫军团的主将,需要单独带兵,不可能时刻出谋划策。

这个时候,张华补充王守仁、谢艾进入自己的智囊团,他的智囊团有了统一天下的资格。

张华又查看王守仁举荐的宋将李显忠的英雄属性。

“这个李显忠,果然是一员猛将!”

张华看到李显忠的武将面板,露出果不其然的表情。

能够被王守仁重视的武将,根本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英雄】:李显忠

【等级】:59

【统帅】:82 【武力】:91 【智力】:67 【政治】:19

【天赋】:逆境死战(李显忠军团置之死地而后生,战斗持续越久,战意越加高昂,战斗力越强)

【特殊兵种】:无

【来历】:南宋名将,因关中被金兵攻陷,先降金,后投西夏,不远万里归宋,破西夏铁鹞子,败女真拐子马,曾与虞允文阻止金帝完颜亮灭宋,收复淮西,隆兴北伐时,因友军作壁上观,北伐失败。官至太尉。

张华粗略看完李显忠的武将面板,陷入沉默。

李显忠,一个张华不认识的名将,但在南宋却是名将,与当时名震天下的西夏铁鹞子、女真拐子马有过交锋,先后败之,可以说是忠臣。

然而,即使是忠臣,在北伐的时候,还是因为友军掣肘而失败。

南宋不缺少名将,仅仅投靠张华势力的南宋名将就有吴玠、李显忠。

除去这些名将,还有韩世忠、岳飞、刘琦、虞允文、孟珙等人。

但每次南宋都选择了偏安一隅的风格,每一次北伐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直到蒙古帝国兴起,南宋再也挡不住北方铁骑的兵锋。

实际上,金朝后期动荡,是南宋为数不多统一的机会,不过南宋还是没有抓住机会。

张华感慨一番之后,认定这个李显忠也是一员猛将,可以重用。

王守仁慧眼识人,让张华没有错过李显忠这么一员猛将。

“李显忠可以进入禁卫军,与吴玠组成大宋军团。”

宋军不弱,只是被朝廷和文武内斗拖累。

另外,缺少战马,也是宋军的弱点。

但在张华势力,这些都不是问题。

战马?

张华多的是。

关中、河洛和河东,所有大大小小的马场合计在一起,超过一百座。

张华缺少的是武将,来多少要多少。

“李显忠这个军团天赋,确实厉害,越战越勇……”

张华先后招揽王守仁、李显忠,险些错过了这些文臣武将。

看来还是有人对科举不感兴趣,也不想毛遂自荐,而是通过自己的方式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中天阁书院因为科举,一举成名,王守仁成为张华的幕僚之后,张华仍然允许王守仁以王知行的名义招收门生,扩大心学的影响力。

张华允许诸子百家争鸣,以促进思想进步,心学也是重要的一个流派。

虽然心学还是儒学的范畴,但它探讨的东西,与孔子、朱熹的儒学已经有不小的区别。

再者,王知行在中天阁书院招收门生,与我王守仁有何关系?

李显忠被任命为军司马之后,又被张华提拔为折冲校尉,加入禁卫军,与吴玠一起组建一支新的军团。

吴玠与李显忠都是南宋武将,双方的作战风格相近,配合更加默契。

南宋有诸多名将,全部南宋名将组成的军团,都足以令天下撼动。

王守仁的中天阁书院门庭若市,但王守仁仅仅招收了五十个他认为有潜力的门生,至于更多的门生,他也教不过来。

而且,今后张华若是带兵出征,王守仁必定要随从出征,为张华出谋划策,没有闲暇教导大量学生。

王守仁最为擅长的是智谋,在战场上以智谋取胜,符合军师的定位。

王守仁闲暇时,就在长安城传道授业,担任王知行的角色。

当有战事,王守仁又成了军师将军。

“我被大将军提拔为折冲校尉,奉命与吴玠成军。吴玠乃是名将也,我也服其勇猛,即使担任副将,也丝毫不觉得委屈。但从今之后,我与先生相见的时间就不多了。待有闲暇,我们再煮酒论英雄。”

李显忠与王守仁结为知己,因为王守仁的举荐,李显忠被张华提拔为折冲校尉,距离李显忠担任百人将,不到一个月。

“你且去吧,想必今后征战,我们二人,必定会有配合。”

王守仁为李显忠送行。

王守仁成为夏军的军师,而李显忠为吴玠军团的副将,两人今后征战,确实会频繁配合。

“却也未必。依我来看,接下来,夏军必定东征西讨,可能会分为几个战场。天下,实在是太大了。”

李显忠却认为自己以后未必与王守仁在同一个战场。

只要关中彻底统一,夏军必定会向四方出击,东征西讨。

一向在洛州种田的范仲淹,在从长安城回到夏城之后,开始招募士兵,明显有插手关东的倾向。

在张华攻略关中之时,范仲淹一直奉行消极防御的原则,无论关东群雄如何攻伐,范仲淹都作壁上观,不予理会,只要守住洛州,保证张华没有后顾之忧就好。

甚至在崇祯皇帝朱由检被努尔哈赤的后金国击败时,范仲淹也无动于衷,为张华守好发家之地。

如今张华占领关中大部分地区,关中变成了大后方,而范仲淹镇守的洛州成为前线,范仲淹终于改变原则,开始备战关东。

张华对范仲淹这个洛州刺史相当满意。

范仲淹的天赋“防线构筑”,可以让统帅的将士获得生活技能“中级筑城术”,加快修建军事建筑的速度,同时提升边塞士兵训练时获得的经验,最适合担任守边的任务。

范仲淹也做到了在他镇守期间,洛州没有失去一座镇子。

当然,这也与关东群雄相互争斗,没有精力去攻打地势险要的河洛有关。

等到关中群雄逐鹿,出现一个霸主时,河洛就未必安全了。

因此,范仲淹奉张华的命令,改变消极防御的策略,变更为积极防御。

所谓积极防御,就是在敌人打来之前,提前消灭敌人,达到防御的目的。

你死了,就无法威胁到我了。

这也算是一种防御策略。

王守仁刚刚加入张华势力不久,但王守仁对张华势力的战略方向也有所察觉。

张华占据关中这么一处丰腴之地,兵多将广,在次年必定会开始一轮新的扩张,只是目前王守仁也不知道张华钦定的扩张方向。

李显忠在离开之前,向王守仁问道:“以先生推测,夏军接下来会向何地扩张?”

王守仁淡然答道:“虽然我还不知主公内心真正的想法,但有一点,毫无疑问,那就是在新一轮的扩张之前,主公必定会出兵攻克陈仓。”

王守仁负手看向空中,天降大雪,长安城银装束裹,一片祥和,可见各处人家,炊烟袅袅。

如果不是王守仁清楚四周形势,还以为自己生活在治世。

但王守仁知道,张华积极罗网关中、河东各地的名将、名臣,志在天下,占据关中,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长安城的宫殿,一只白狐从窗外闯进来,爬到张华的书案上。

张华先后击败完颜宗望、周亚夫两个军团之后,难得休息一段时间。

然而领地各处的情报传至张华这里,张华依然要日理万机。

其中一封来自黄河以北的折子,让张华忧心忡忡。

“小白!”

一个灵动的少女从窗户爬了进来,找寻逃走的白狐。

“香香,我说了许多遍,今后要走大门,不得爬窗。”

张华发现孙尚香直接爬窗户,一脸黑线。

“原来小白在这里。”孙尚香抱起书案上的白狐,瞥见折子的内容有孙策的名字,于是好奇问道,“莫非这份折子与我兄长有关?”

“你的兄长,一切都好。”

张华漫不经心收起折子,不让孙尚香细看其中的内容。

“木兰、玉儿几位姐姐已经备好菜肴,我们一起去吧。”

孙尚香挽着张华的手臂。

“你且先去,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料理。”

张华让孙尚香暂且离开。

在孙尚香抱着白狐离开之后,张华的笑意逐渐凝固。

他刚才向孙尚香撒了一个谎。

孙策的情况不妙,十分不妙。

孙策得到周瑜相助,击败河北诸侯袁绍之后,出兵围困袁绍的邺镇,结果另外一个河北诸侯介入孙策与袁绍之争,并且在邺镇附近大败孙策,导致孙策损兵折将。

邺镇一战,孙策损失三万主力兵马。

孙策的实力已经不如张华,一次大战损失三万精兵,对孙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张华在芦苇地之战,损失六万精兵,却能够接受,一是因为张华的领地人口众多,二是张华取胜,占领半个河东,还活捉了数万俘虏。

但孙策不但损失三万精兵,而且战败,无法弥补损失,这就相当不妙了。

孙策兵败,对张华来说不见得是一个好消息。

一直以来,张华不必担心黄河以北的诸侯进攻河洛,正是因为孙策势力起到了藩篱的效果。

因此一旦孙策这一股势力被消灭,那么河洛就要面临河北诸侯的兵锋。

可以击败孙策、周瑜这一对组合的诸侯,就连张华应付起来都够呛。

“是否要支援孙策?又如何支援孙策?孙策又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张华快速权衡其中的得失。

张华与孙策都在有意地隐瞒孙尚香这一件事,只希望孙尚香可以无忧无虑。

张华身为关中霸主,却必须处理好这件事情。

“必须扶持孙策,让孙策和周瑜为我牵制河北那个逆天的家伙,为我争取足够的时间……”

张华踱步,最终还是倾向于扶持孙策,让孙策与河北群雄死战。

“再过一段时日,必须拿下陈仓。”

张华又将目标放在关中最后一座没有被夏军攻陷的城池——陈仓。

只要打下这座城池,彻底统一关中,张华就可以开始插手其他地方。

阴山,天寒地坼,狂风呼啸,鲜卑部落,不少毛毡帐篷被狂风撕扯,魏军将旗猎猎作响。

天降大雪,大草原上的游牧部落都不好过,每一年的寒冬,都有几十万匹、上百万匹战马被冻死。

鲜卑部落的大帐,一个年轻的鲜卑武将进入温暖的毛毡帐篷中,除下堆满积雪的衣袍:“此次大雪,我们拓跋部落至少有五十万头牛羊被冻死,只能尽量保住战马了。到了开春,粮食不够,部落有灭亡之灾。”

坐在主位上的鲜卑领主声音沉闷:“我们拓跋鲜卑部落,控弦之士不下十万,奴隶军十万,岂能坐以待毙,等到开春,南渡黄河,去关内抢粮。”

“关内诸侯林立,其中一些人物,即使我们遇到,也要拱手称臣,怕是有去无回。”

“不,正是因为关内诸侯林立,正好逐一击破。”

“在我们南边,就是闯王李自成的地盘。李自成在众多关内诸侯之中,算是容易对付的了。佛狸,你怎么看?”

众多拓跋鲜卑武将看向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佛狸是其别名。

拓跋焘向拓跋鲜卑部落的领主拓跋珪请命:“待冰雪融化,孙儿愿率十万控弦之士,败李自成,尽夺其粮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