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82章 博物馆

第82章 博物馆

‘自黑暗中破晓,我见到了光!’

亚伦心中自语着,结束了第一次冥想。

虽然表情平静,但他情绪实际十分激动。

毕竟,谋划如此之久,经历如此多打击后……他终于看到了希望!

并将之牢牢掌握在手里。

旋即,他发觉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奇怪。

他听到了‘疯子’、‘跳河’、‘破产’诸如此类的单词……

“所幸,语言变化不大,虽然听起来带着浓重的口音与方言味道,但勉强能懂……”

亚伦没有管周围人的目光,摸了摸肚子,他饿得更厉害了。

“安排好了沉睡的一切,却偏偏忘记醒来之后的准备,失策……”

他摸了摸口袋,里面有几枚金银币,那是他沉睡之前所带的零花钱。

现在当然不能直接花掉,但应该可以当成古钱币售卖,还有他之前穿戴的大衣,应该也可以在典当行卖出一个不错的价钱。

就在这时,亚伦感觉到了两道目光传来。

人流之中,两个身穿漆黑带白色条纹制服、好像巡警模样的男人,开始注意到他,有过来盘问的趋势。

这是一个崇尚野心与荣誉的年代。

大商人与工厂主拼命压榨工人,然后将赚到的钱拿去购买土地或者捐助慈善,以获得名望,并削尖脑袋与贵族联姻,从而跻身所谓的‘上流社会’。

普通工人与中产阶级每天努力上班,被剥削,生活得宛若行尸走肉,稍微做错一点事情就会被辞退。

特别是没有一技之长的工人,就好像机器的零件,坏了随时都可以更换。

因此他们往往行色匆匆,脸色惨白,皮肤粗糙,大多带着职业病。

而亚伦……不论是体貌还是神态,都太不搭了。

特别是工人不可能有闲情逸致,驻足欣赏伊维尔大桥的景色,然后突然神情激动,一脸要跳河的架势。

他转身,汇入人流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而这时巡警的责任心显然很低,发现他没有扰乱公共交通,也没有搞出什么大事,就懒得追了。

……

亚伦行走在街道上。

周围角落里,聚集着几个戴鸭舌帽的半大小鬼。

他们应该是扒手、甚至可能转行成为抢劫犯,跟他们一样大的孩子要么成为了童工,要么成为了雏妓。

底层人的出路不多,混黑道也是其中一种。

他们目光盯着亚伦,敏锐感觉到了这个家伙的不同,互相交流着危险的目光。

几乎所有的小孩扒手,都跟黑帮有关系。

亚伦心中叹息一声,走进一家典当行。

“你好,客人……有什么老摩根可以为您效劳的么?”

一名戴着单片眼镜,头发花白,穿着黑色马甲的老头正在擦拭一件瓷器,望见亚伦进来,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这家店铺的规模不大,但应该承载着不少黑帮的销赃工作。

实际上,所有典当行都有一些灰色业务。

亚伦也不以为意,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色硬币,放在柜台上。

老摩根将金币拿起,表情略微变化:“真正的黄金……请稍等……”

他打开一个小盒子,飞快取出许多工具,研究着这一枚金币:“花纹、色泽……嘶……这似乎是一枚古代金币啊,卡加什时期的?不……不可能!”

老摩根心中充满疑惑,虽然他的经验告诉他,手上的是一枚货真价实的古代金币。

但一种微妙的不协调感,却又让他觉得,这枚金币太‘新’了,似乎没有经过千年的历史沉淀……

旋即,他表情凛然,觉得自己似乎因为失态,泄露了一些东西。

“这位客人,抱歉我无法确定这枚金币的本身年代,或许您可以去大的典当行……”

老摩根故意如此说,因为他觉得怎么看这件东西也来路不正,不是一个工人能拿出来的。

或许是赃物!

这就往往急于出手,有很大的利润。

“如果我想就在这里出手呢?”

亚伦露出一丝焦急,而老摩根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那我可以用黄金价收购它,1金镑!”

这个年代的金镑,直接与黄金挂钩,是相当坚挺的货币。

“2镑……否则我宁可换个地方。”亚伦嘟囔着,作势去拿金币。

“成交!”

老摩根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他觉得这枚古钱币至少价值10镑!

……

亚伦走出典当铺,顿时就发现了有小孩在跟踪他。

他露出一丝愉悦的笑容,在周围兜起了圈子,然后转入一条偏僻的小巷子。

“他在那里!”

在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中,几个彪形大汉围了过来,脸上浮现出狞笑:“小子,把你身上的钱统统交出来!”

他们都是帮派分子,这种事是家常便饭。

此时为了增加说服力,一个小矮子还掏出了匕首。

亚伦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扫,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喜欢你的夹克,它归我了……”

片刻后。

穿着较为体面,有点像中产阶级的亚伦拍拍手,走出了巷子。

哪怕没有非凡能力,他的体能也到了人类巅峰,并且擅长冷兵器杀人术。

更不用说,还觉醒了一点‘曜’之灵性,相当于半个非凡者!

这种普通的打手,只是送菜。

他望着吓呆了的小女孩,笑了一下,走入人流之中,飞快消失不见……

……

半个月后。

绿森市郊区。

索托斯博物馆。

一名金色长发,穿着得体,仿佛导游的女士,正在对面前的一干绅士太太热情洋溢地介绍:“诸位……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位列英维斯历史文化遗产名录的索托斯博物馆……它以曾经显赫一时的索托斯家族城堡为主体扩建,我们可以看到那一株树龄超过两千年的巨大榕树……索托斯家族疯狂崇拜着以绿榕树为象征的原始信仰,因此这或许是一种荣耀的证明,事实上……长在城堡上的巨大绿榕,全世界也仅此一家!”

“众所周知,这里也是大陆历史文化名人、传奇发明家、现代医学奠基人、蒸汽机之父、卡加什征服者、绿森伯爵——亚伦·索托斯的故乡!”

“虽然历史上有很多任绿森伯爵,但提到这个称号,所有人都只会想到亚伦·索托斯,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无法见到这位一千年前的名人之容貌,油画之类的著作往往只能保存数百年,而当年的绿森伯爵并未留下任何雕像……”

导游女士一边讲解,目光一边扫过众人,在一位青年绅士身上停留许久。

对方穿着体面,纯白色的立领衬衫熨烫得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外套一件黑色呢绒正装,头戴黑色丝绸礼帽,一切都是王国最流行的时尚款式。

更加令人惊叹的,还是他英俊的面容,紫色的眸子宛若星辰,身上的气质一看便是来自上流社会。

此时,这位绅士望着经过多次修葺,被改建成展览馆的城堡,脸上浮现出极其复杂的缅怀之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