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232章 传播(求月票)

第232章 传播(求月票)

“那种诅咒转化的武器,一定特别锋利……那柄匕首,我要了!”

麦格略带兴奋地宣布,看着劳德为塔莎涂抹上那种油膏。

“啊!”

数分钟过去了,塔莎望着被鲜血冲走的油膏,脸上渐渐被惊惶与绝望充满。

她原本十分美丽,但此时鲜艳欲滴的红唇已经变得无比苍白、皮肤皲裂……仿佛原本的生命活力,也从不断流血的伤口处悄然流逝!

“老大……我,我的手好疼!”

哐当一声,劳德手里的药膏盒掉在地上,他望着自己手心之上,浮现出的一道刀割般的伤口,声音中不由带上一丝哭腔:“救我……我还不想死啊!”

“该死的,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出卖我,想要害我?”

麦格表情忽然变得无比狰狞,眼珠里面被血丝充满,又似乎暗藏着难以言喻的惊恐,抓住了塔莎的脖子。

在那处遗迹里面,诅咒有着特定的规律——只有被割伤之后,才会伤口流血不止。

而现在呢?

劳德的手上,竟然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伤口!

麦格其实清楚,这大概率是诅咒异变了!

但他下意识地不想相信这个结果,想要让塔莎承认,是她在搞鬼!

因为哪怕塔莎叛变,所带来的后果,也远远不如诅咒异变恐怖!

“我……没……”

塔莎在半空不断踢着腿挣扎,双手抓住了麦格粗壮的胳膊。

忽然间,麦格感觉手臂上一痛,一条跟塔莎手心一模一样的伤口浮现,鲜血潺潺流淌,宛若小溪。

“不!”

麦格半跪在地上,将油膏、绷带、任何能看见的东西都拿去堵住伤口,但没有用!

鲜血仍旧在缓慢而坚定地流淌,正如时间的流逝一般,无人能够挽回!

“呵呵……我们都会死!”

塔莎绝望地笑了,在微笑的同时,她的上衣位置忽然被血浸染,又一道伤口浮现出来,不断流血。

“是你手掌上的伤口,它……它会传染!”

麦格忽然尖叫一声,宛若被吓坏的小姑娘:“感染的途径……是接触?!”

他看似粗犷外表的之下,其实有着一颗还算聪明的脑袋,否则也不会从那个遍布利刃与锯齿草的遗迹之中存活下来,还找到关键物品。

“老大?”

此时,这里的骚动已经传到外界,‘秃鹫’的成员陆续走了进来,望着这一幕,宛若被勾动了什么无法忘却的恐怖回忆,一个个眼珠暴凸,布满血丝,双腿发软,躲避着血泊,恨不得变成一张纸,靠在墙壁上。

“你们……赶快把这个女人拖出去……放心,只要不接触到她流出的血,就没事。”

麦格用绷带将手臂死死捆住,脸上表情不断变化:“这一定是那个工匠搞得鬼,我们全部出动,一定要逼他解除诅咒……不,或许我应该带上全部现金,上门道歉,希望能获得他的谅解……”

他在‘秃鹫’之中威望很高,顿时就有一个非凡者大着胆子,使用自己的非凡能力,让一条绳子宛若活过来一般,蛇一样在地上扭曲着前进,捆住了塔莎,将她慢慢拖向门外。

就在这时,围观者中,又有一人惨叫一声,用颤抖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手心位置。

在那里,一道不断流血的伤口,赫然浮现出来!

“我……我没有接触什么东西啊。”

那个非凡者一下崩溃了,满脸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我要油膏,油膏……”

人群中惊呼不断,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浮现出了同样的伤口……

“是目光……目光看到伤口,就会传染?”麦格恶狠狠盯着塔莎,忽然大步上前,将她抓了起来。

此时的塔莎,全身上下都被伤口布满,宛若一个开裂的瓷娃娃,早已失血过多,濒临死亡。

“我曾经爱你……”

麦格喃喃一句,左手猛地握拳,一拳砸在塔莎脸上。

这位女性非凡者顿时倒飞出去,脸部凹陷,直接死亡!

“净化她!”

麦格怒吼一声:“不想死的就立即照做,她是诅咒源头!”

‘秃鹫’的非凡者们纷纷施展能力,或者丢出符咒,让净化的光芒将塔莎包裹,火焰迅速燃烧,将她烧成灰烬。

但没有用!

各人身上的伤口,依旧在缓慢而坚定地增多,厅堂之内,逐渐变成了一片血泊。

血泊慢慢升高,变成洼地、池塘……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终于,一个非凡者崩溃了,痛哭流涕地跑向门外:“救我……救我……”

在奔跑之时,他身上的伤口一下崩裂,似乎倒霉地撕裂了大动脉,令血液如同喷泉一般涌出。

“白痴!”

麦格怒吼一声,只是也渐渐变得中气不足,显得十分虚弱。

“油膏也不管用了,代表那个诅咒的等级,在异变之后更高了?”

“那个工匠用塔莎当传染源,是想要我们‘秃鹫’全灭?太狠了……”

麦格第一次感到后悔,他似乎招惹上了一个比他更加邪恶、更加凶残的敌人!

“我们去找哈尔西先生,他是非人存在,或许……或许还有办法……”

麦格挣扎着站起身,看着自己身上浮现出的第三道伤口,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绝望。

哪怕是在那个遗迹中受伤,伤口也只有一道,不会增殖!

诅咒的烈度与可怕,似乎一下暴增了十倍都不止!

“我们……究竟惹上了什么人啊……”

一个非凡者喃喃着,最后一滴血液流淌而出,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倒在血泊当中。

“我……”

麦格挣扎着爬出大厅,却感觉强壮的身躯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

他吐出最后一口气,倒在血泊之中,两边脸颊处各开了一道血口,宛若小丑的嘲弄。

……

“诅咒的载体,是记忆啊……只要看到那一道伤口,忘不掉这段记忆的人,就会被诅咒。”

旅店之内,亚伦睁开双眼,望着地图。

“原来老巢是在下城区么?等到死光之后,就让奥克莱尔去捡垃圾……”

“不错的诅咒,不错的威力,可惜只有一次性的效果。”

那道让‘秃鹫’全灭的诅咒,来自干枯手掌中的诅咒之力,相当于亚伦用那些‘闇’之诅咒,制造了一张一次性符咒,然后丢给了塔莎。

接下来,他施展‘哭泣之刃’,最多给别人留下一道不停流血的伤口,却没有传播与增殖的诅咒了。

“嗯,‘秃鹫’上下死得干干净净,正好封闭了诅咒模因传播的渠道,免得误伤……但最后还是得去收尾一下,如果让那种诅咒不断传播,恐怕下城区得死伤惨重,直至惊动调查总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