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240章 赏金猎人(求月票)

第240章 赏金猎人(求月票)

夜幕降临。

猎人酒吧中又被喧嚣声充满。

作为一处明面上赏金猎人的集散地、暗中神秘界的入口之一,这里永远也不缺少客人。

仅仅只是这一个酒吧,每月就能为‘秃鹫’提供超过500镑的利润,难怪麦格会死死抓住这里不放。

亚伦并未前往黑皇后区,他就坐在酒吧中一个角落,面前放着一杯蜂蜜酒,心中默默思考着。

‘如果仅仅只是卖啤酒的利润,那哪怕巴尔金干到死也不可能一个月赚500镑,除非拦住每一位神秘人收过路费,并且保证他们无法从其余19个入口进入移动城堡……’

‘这当然也不太可能,因此猎人酒吧之前最大的收入来源,是成为赏金猎人的平台,它向赏金猎人们发布任务,甚至可以代为领取赏金,从中收成……’

赏金猎人的组成很复杂,有离职的警员、走投无路的壮汉、充满希望的年轻人、业余兼职的侦探、亡命的匪徒本身、甚至一些初涉神秘界的非凡者!

他们大多都有保密身份的需求,这就给了猎人酒吧这种平台生存的土壤。

当然,信任也很重要,因为消息灵通的赏金猎人,早已知道猎人酒吧换了老板的消息。

还会不会继续信任酒吧这个平台,就很难说了。

亚伦抿了一口蜂蜜酒,看着威廉与伊莎贝特两个人穿着黑白相间的侍者服,在拥挤的吧内艰难穿行着。

不时就有喝醉的家伙,在伊莎贝特丰满的臀部狠狠拍上一巴掌,让这位女侍应生敢怒不敢言,只能尝试用眼神杀人——这往往根本无法吓退骚扰者,只能得到更多的口哨与污言秽语。

“老板……”

巴尔金亲自端着托盘,为亚伦上了一叠松饼:“看起来两位新人干得还可以……”

对于这种事情,他还是习以为常的。

实际上,这附近大多数酒吧的女招待,都有兼职站街女郎的工作,只要舍得花足够的钱,就可以带走。

伊莎贝特选择来这种地方上班,想必心里也有一些觉悟。

当然,在猎人酒吧这里,亚伦虽然不管这些,但也规定必须是下班之后才行,另外,也不能是强迫。

‘唉……这人口素质急需提升啊……不过也不对,男人喝了酒,基本都这德性……’

对于前世不论什么年龄段的男人都喜欢十八岁女性的说法,亚伦是不太赞同的。

明明是绝大多数男人都只喜欢一种女人——那就是漂亮的!

这时候,酒吧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短寸头发的大汉,手里拎着另外一个人,好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来到吧台前。

酒吧顿时变得安静,原本挡在大汉路上的醉鬼们都忙不迭地跑开,还有人低声念出了大汉的名字:“是‘疯子’卡尔……据说他被‘血蛇帮’追杀,竟然还没被丢进多索姆河啊。”

“不仅如此,你看他手上,是价值15镑的‘野人’巴菲尔!”

几个明显精干许多,身上也没有多少酒气的赏金猎人目光深邃,望着站起身,来到吧台之后的亚伦。

这正好可以让他们验证一下猎人酒吧是否还跟以前一样!

“这位先生……我们这里……”

威廉·夏尔上前一步,脸上带着笑容,但还没有说完就被蛮横地推开。

砰的一声,巴菲尔的脑袋被重重磕在吧台上,一滴滴鲜血沿着台桌边缘落下。

“来一杯加冰威尔士!”

卡尔声音低沉,他五官深邃,鼻梁高挺,富有个性,蔚蓝的眼眸中似乎饱含疯狂之意。

‘果然是个疯子……虽然酒吧也承接这种活儿,但一般都是先来吧台对暗号,然后在后巷偷偷干的,哪有这么直接来的?’

亚伦算是对于这个名为‘卡尔’的赏金猎人之疯狂有了直观的了解,表情不变道:“本店已经不卖‘加冰威尔士’,以后请说‘来一杯莫吉托’!至于抽成,我们比以前便宜三分之一……”

根据巴尔金所说,代领赏金的业务,之前‘秃鹫’是要收十分之三作为手续费的。

亚伦做主之后就给调低了一番,五分之一就足够了。

卡尔盯着亚伦,就仿佛一头恶狼。

那种被掠食者注视的感觉没有吓到亚伦,反而让旁边的伊莎贝特捂住嘴唇,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对峙了不到十秒,卡尔点点头,平静道:“那给我来一杯莫吉托!”

亚伦随意灌了一杯白开水,放在卡尔面前,同时抽出12张面额为1镑的纸币,压在杯子下方。

“以前的老板至少会送一杯威尔士啤酒。”

卡尔嘟囔着,举起水杯一饮而尽,将杯子下的钱收进口袋。

“以前是以前,现在,规矩变了。”

亚伦脸上微笑的表情不变,对巴尔金使了个颜色。

巴尔金立即上前,让威廉帮手,拖着昏迷不醒的巴菲尔,一路去了后厨。

没有多久,亚伦也进来了,望着地上的‘猎物’,对巴尔金道:“将他送去他该去的地方,然后收钱……如果碰到赖账的,不用纠缠,回来告诉我!”

他不收税就不错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赖他的钱!

“是,老板!”

巴尔金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忽然一抖,感觉今天气温似乎更低了一些,连忙大声答应下来。

“唉……这个该死的时代啊,逼得我不得不成为了一个中产。”

亚伦用开玩笑一般的语气,叹息着说道。

在这个时代,完全不做任何劳动,只依靠土地或者投资盈利的食利者阶层,才被社会与报纸杂志普遍视为上等人。

而依靠脑力劳动获得报酬的,在贵族看来依旧是出卖自身劳动的行为,所以不入上流社会!

至于出卖体力维持生计的,就更等而下之,是工人农夫之流。

最后连工作都没有,只能依靠乞讨与救济的,简直就要被开除出人类的行列了。

被开除出人的行列,并非什么好事。

比如前世的东方古代,儒生眼中的‘人’,最低只到小民,也就是自耕农级别。

至于再下的佃户、仆役之流,已经被开除出‘民’的行列,因此可以跟猪狗牛羊一样对待,随意虐待打杀都不是事,更不会因此坏了名声,引起非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