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259章 衰亡之血(7000加,求月票)

第259章 衰亡之血(7000加,求月票)

威廉神情呆滞,望着那一团乱七八糟的图案,差点想哭!

“我……我才只是一个神秘学刚刚入门的菜鸟啊……”

他强行忍住将要流下的泪水,眼睛死死盯着那些污渍,用冥想平复自己的心情,激发潜藏的灵感。

终于,威廉的灵感微有触动,看到了一片浓郁至化不开的黑暗。

“我看到了……黑暗!”

他用迷惘的语气,低声喃喃道。

“你看到的是你的未来……代表你最近会遭遇死亡的威胁……这是不用占卜都可以知道的事实,废物都能看出来……更具体的呢?死亡的时间、地点?”

亚伦撇撇嘴道。

“我……”

威廉只能再次追溯自己的灵感,在他的眼中,酒吧四周的环境一下变得幽暗,唯有盘子上的咖啡污渍闪烁出奇异的光芒。

那些光芒流转不定,带来种种朦胧的意象。

他想要抓住那些幻象,却发现根本看不清楚。

最终,威廉双目流泪,喃喃道:“我看到了代表‘星期’的神秘学符号……”

“将时间限定在一星期内?还是个废物!”

亚伦点评道。

他所看到的占卜场景,则是在三天之后的夜晚,某条昏暗的小巷内,威廉倒在血泊中,双目逐渐失去神采。

在尸体的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穿白色西装,戴着面具的绅士。

“老板,我……我该怎么办?一周之内,我就会面临死亡?”

威廉惨叫一声。

“不是还没死么?看来你在‘塔’的道路上还是走得太少了……最难的占卜我帮你做了,结果你却连解读象征都无法做到,想要解读这次占卜,你需要开启第三原质,成为‘学士’,甚至成为非人级别的‘智者’才可以勉强做到……”

亚伦摆摆手:“继续去干活……我会盯着你的。”

“哪怕即将死亡,也无法逃过上司工作的摆布么?”

威廉双目失神,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回到吧台后面,双手机械地动作,下意识继续工作起来……

……

两天时间飞快过去。

亚伦这两天并未去哈尔西的移动城堡,毕竟要伪装成正在努力铸造的样子。

只是偶尔去酒吧用餐的时候,听巴尔金说,威廉的状态越来越不对。

终于,时间到了第三日。

凤凰街27号。

亚伦走进摆放有‘置换抽屉’的房间,灵感略有触动。

他上前几步,来到雕花的抽屉柜前,拉开了第一层的抽屉。

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抽屉内,蓦然多了一封信,在信笺之下,还有厚厚的一沓文件。

信笺是白色封面,上面用一行娟秀的字迹书写着——‘亚索先生亲启’。

亚伦将文件与信都拿了起来,顺带写了一张‘已收到’的便签丢进抽屉里,关上房间门,来到书房,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可可,靠在书桌后的软椅上,用桌子上的小刀打开了信封,慢慢阅读信件内容。

“尊敬的亚索先生,关于那些叛乱者后裔的资料,我已经全部搜集整理,随信附上,接下来我会做一个简单的介绍——那群叛乱者自从‘弑君者’索伦死后,也很快陷入了混乱与毁灭中,一度濒临消亡,但在黑暗混乱年代,他们投入了一位司岁,名为‘夜之母’的那尊存在怀抱……借助伟大存在之力,勉强维持着血脉延续,并且建立了一个组织,名为——‘衰亡之血’!”

“他们疯狂地狩猎着其余的索托斯后裔,似乎拥有某种血脉秘术,能从相近的血脉中获得力量,这或许是‘夜之母’教导给他们的某个仪式……到了如今,‘衰亡之血’依旧是实力超过绿榕议会的隐秘教团,拥有不止一位非人存在!”

“他们相当狡猾与危险……根据议会确认,索托斯的另外一系已经几乎被他们彻底灭绝,并且……他们喜欢将杀戮隐藏在事故与自然死亡中,行动相当隐蔽,也因此没有受到多少注意,吸引来调查局的打击……”

……

亚伦沉吟良久,放下信件,看向下方的‘衰亡之血’资料。

‘‘衰亡之血’采取教团模式,只向成员后裔发展信徒,崇拜‘夜之母’,成员多为‘赤’之要素非凡者,目前已知的非人存在有牧首博金·索伦、以及‘渴血者’洛夫曼·索伦……’

在下方,还有两人的肖像画。

亚伦扫了一眼,看到博金是一个富有学者气息的老者形象,而洛夫曼则是中年模样,面容阴鸷,双目中渴望着鲜血与邪恶。

除了这两人之外,资料中还有关于‘衰亡之血’的高层介绍,基本都是第三原质。

对于绿榕议会而言,他们是生死大敌,但在亚伦看来只是杂兵,扫一眼也就过去了。

他看完资料,想到了更多:

“‘夜之母’么?祂庇护那些肖恩的后裔,该不会是对亚伦·索托斯感兴趣吧?毕竟是第一位尘世非凡者……”

“对方也不屑伪装,‘藏骸主’是祂的孩子,掌握孕育繁衍的权柄,除了【血肉母树】还有谁?”

“采用‘夜之母’这个称号……代表【血肉母树】哪怕生下‘藏骸主’,也还未彻底剥离‘闇’的伤势么?祂偏向了‘闇’之领域?还是……所谓的‘夜之母’是【血肉母树】凭借‘闇’之要素,捏造出的一个面相,一个分身?”

亚伦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在古老年代当中,除了【猩红造物主】之外,司命神中最强大的应该就是【血肉母树】与【黑日】了。

而后者已经彻底陨落,但【血肉母树】却依旧有可能存活!

“不过……这些隐秘存在哪怕知晓亚伦·索托斯有些问题,也最多是对于其最先获得神秘渠道的怀疑,从而招揽了‘衰亡之血’的二五仔,进行血脉追溯与研究……连‘虚妄之灵’的信徒这层面具都未看破。”

亚伦拍拍胸膛:“我的面具还有几层,暂时没事……并且,我也没有直系血脉留下,被抓到线索的可能几乎没有。”

“还有上次‘秃鹫’所发现的遗迹,莫非就是这个‘衰亡之血’组织所留下来的?”

“倒是纯粹的‘赤’之道路么?我晋升‘熔炉’的材料,正好缺一个‘赤’之非人存在的遗留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