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神秘之劫 > 第439章 裁定历史(求全订!)

第439章 裁定历史(求全订!)

“只是一点历史交汇的小技巧而已……当她重新踏入我这一重历史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许多……”

‘守秘人’微笑回答:“至于瞒过你……我拥有‘守秘’的权柄,能隐秘地进行许多谋划,而不被人发现!”

“难怪要叫做‘守秘人’!”亚伦恍然:“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应该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守秘人’表情变得肃然:“司岁无法穿越历史,你能带着柯妮来到这里,无疑是那些伟大存在们共同的谋划!包括你身后的那一位,也应当是默许的!”

能让一位司岁都尊称为伟大存在的,只有司命!

亚伦叹息一声:“是因为‘破晓’成为半个造物主么?”

“当然!”

‘守秘人’以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造物主必须陨落,这是符合所有司命利益的事情!”

‘太阳的复活,不符合任何一位司命的利益啊。’

‘也难怪……毕竟大家都是凶手,嗯,除了——‘渡鸦’背后的那位!’

‘这些司命的态度也有些微妙,祂们将‘虚妄之灵’看成了特殊的司命?因此虽然【血肉母树】直接表露出敌意,但也有‘渡鸦’背后那位的拉拢,以及面前这位所代表的‘秘’之司命的摇摆不定……’

‘只要真实造物主这一层马甲没有掉,那这些司命对于‘虚妄之灵’的态度就的确无法统一。对于我这个化身与容器的态度也差不多……’

的确,虽然‘虚妄之灵’是太阳陨落的幕后黑手,但那些操刀子上的司命可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黑手跟凶手,就大哥别说二哥了……

已经能以沉睡对抗疯狂,化身恢复理智的司命们,虽然依旧忌惮‘虚妄之灵’操纵命运的能力,却也不会傻乎乎听从命运的安排。

这就是司命间的关系,互相对抗,偶尔也会联手!

而祂们对待‘虚妄之灵’的态度,也因此出现了分裂!

想清楚这些之后,亚伦望向‘守秘人’:“通过在柯妮身上动的手脚,历史的交汇,令你获得了另外一重历史中自己的记忆?的确是个方便的手段,利用这种手段也算信息偷渡诸史了吧?纵然司岁无法穿越‘多重历史之门’,但司命总可以,为何还要我们谋划?”

“伟大存在们需要沉睡对抗自己的疯狂倾向……”

‘守秘人’笑道:“不是谁都像你背后那位那么特殊的……”

亚伦颔首。

知道那些司岁都有所限制,无法出手。

不过要是真的【猩红造物主】归来,还要疯狂复仇,那也没说的,所有司命一起复苏,将太阳再打死一遍就是了……

当然,这个后果太过惨重,可能导致一两位司命直接陨落,能避免就要尽量避免。

“所以……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干掉‘破晓’?”

亚伦叹了口气:“我不懂……诸史应当是你背后那位存在所创造之物,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步?”

“诸史何物?唯有司命才能裁定历史,司岁不过梦幻泡影!历史的存在,是诸史唯一之司命间互相妥协的产物!”

‘守秘人’说出了自己对于诸史的理解:“因此诸史之中都有司岁,似真非真、似假非假,唯有司命唯一真实、永恒存在!”

“所以……主世界的存在,还有那些历史,都是司命们互相妥协的结果?特别是诸史的源头?”亚伦想到诸史无法超过太阳陨落的节点,不由若有所悟。

“所有司岁都裁定‘太阳陨落’,因此那之前并没有诸史的支流……后来,我背后的司命发现了历史的干扰,以及诸史诞生的可能……祂只是顺应历史的潮流,分割主世界的历史节点,诸史由此诞生……”

‘守秘人’娓娓道来。

而亚伦则是十分惊疑:“司命的伟力,竟然如此恐怖?”

“司命的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伟岸,司岁有其极限,而司命没有……”

‘守秘人’脸上浮现出怪异的表情:“不过……诸史的产生,也并非全是吾主的伟力,它还有一个源头,它来自那些陨落司命的不甘……祂们想要篡改自身死亡的历史,重新复活与回归,只不过祂们的伟力无法与沉睡的诸多司命对抗,才干扰历史,产生支流……”

‘原来‘秘’之司命还是个半投敌,至少也是投机分子……祂暗中协助创造诸史,八成没想好事……大概率是想当成给‘守秘人’升级的副本了……要是诸史中的‘守秘人’都获得了伟大胜利,然后诸史合一,信息与记忆偷渡回归主世界,‘守秘人’将变得无比强大,或许‘秘’之司命都能凭此摆脱疯狂……以‘守秘’权柄而言,这是完全有可能瞒天过海做到的事情!’

‘果然,任何存在都有私心!’

‘可惜……这不是私人副本,而是公共副本,还有其它的玩家在……‘破晓’就开了挂,差点将副本打崩了。’

‘这一重历史中的‘守秘人’撑不住,不得不引入外援……也就是我?’

亚伦暗自想着。

‘守秘人’则以沉重的声音继续述说:“诸位伟大司岁难以出手,现在局势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局面——虽然‘破晓’也不愿造物主复活,还想通过取巧的方式夺取融合部分其它司岁之权柄,晋升成为全新的司命,但祂失败了,已经半疯,造物主已经初步在祂身上复活!”

“一旦造物主完全复活,祂必然会裁定自身存在为真,然后回归主世界……到时候,涉及造物主的一系列司岁,包括主世界的‘破晓’、‘不融冰者’等都会瞬间消失,历史中再无其痕迹!甚至司命【扭曲泡影】的状态都不好说,说不定会因此陨落,至少也是重伤!”

“司命裁定诸史,司岁不过梦幻泡影?”亚伦此时才理解这句话背后所蕴藏的恐怖。

在司命裁定之下,司岁的存在就跟泡沫一样!

“等等……”他想到一个可能,开口询问:“司命利用自身唯一性,做到裁定历史?这不合理,如果只有两位司岁,势均力敌地做出了相反的历史裁定呢?”

“那这两种结果都会存在!哪怕互相矛盾……司命是我等无法理解的境界!”‘守秘人’毫不犹豫地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