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沈阮傅靳南 > 第217章 沈阮救人

第217章 沈阮救人

刘文昱只觉得眼前一暗,差点没把手上的包给砸去出,去你妈的!今天都是什么鬼!

来这种地方总要发生点什么,才能对得起这场面,不巧说她坏话,偏巧给她听到了。

实际上也算不得是什么坏话,只是不凑巧编排她的时候被听了去。

沈阮本就没打算默默地走开,故意过去晃了晃,不是傻子的,多少也能猜出点什么。

就算不知道她,一会儿场上转一圈,基本也都眼熟了。

几个小姑娘现下的确都在那傻傻地缩坐成堆,你看我,我看你,一脸的茫然欲哭无泪。

“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不会找我们算账吧?”

于是纷纷都看向刘文昱,后者差点烦躁地摔包,怒道,“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她……”

到底还是心虚,说到一半气焰弱了弱。

傅靳南护短的名声也不是没有听过,万一傅靳南知道了,小气地报复她,或者她家。

毕竟她这回可是连同着得罪了他的新欢兼旧爱。

刘文昱略有些垂头散气,“算了,我过去道歉。”

众人纷纷惊讶地看过来,却见她拧着面色站起身,微抿了抿唇角,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出去。

出来之后,四下转了转目光,心中嘟喃也不知刚才那人是走往哪去了。

她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要怎么找?不管了,问上一句有没有人知道傅靳南的太太在哪里。

肯定会有人看见的,她寻着找沈阮过去,打算道歉。

而沈阮这边,她正找着傅靳南,也不知他是去哪里了。

人来人往,衣香鬓影酒杯交错,目光寻寻落去到处都是人。

他们聚在一块低声絮语,看过去却都是各个差不多的西装礼服,光是背影她都觉得有几个想象的。

沈阮之前还觉得傅靳南这样的发光体,自带光环的人物,就算是个背影她也很好认出来。

而现下一看,沈阮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脸盲症了。

或者说有种看背影觉得都长得差不多的感觉?

在小厅里面转了一圈又出来,她没找到傅靳南,倒是碰上刚才打招呼的几位,上来同她寒暄了一番。

沈阮本想向他们问问,但又觉得这样的场合中,自己现在这里找人好似有点丢脸。

于是便暂按下了这个念头,沈阮不动声色地与人浅谈了几句,好在对方没问她傅靳南在哪。

就这么转了一圈下来,没有看到要找的人的半个人影。

这情景沈阮倒莫名地想起那次赴订婚宴时,他好似也是这般半路失踪。

找不到人,沈阮拿起手机的时候才想到,他没把手机带身上。

沈阮此刻人在二楼,越走越静,这边不太可能有客人上来走动。

她想着自己是走错地方了,或许误闯了主人家的什么地方。

她转身,边上的们突然打开,踉踉跄跄地走出一个男人,身上衬衫崩开了几个扣子,眼神虚浮,呼吸略粗沉。

沈阮被他突然闯出来惊了下,还未反应过来,忽地被他紧紧地抓住了手腕,他掌心温度高如火炭般。

男人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他粗喘了口气,忽地朝她压过来。

沈阮惊叫了声,整个人被他撞到身后墙上,背脊震痛得她低低地痛叫出生。

而压在她身上的这个人,却突然靠着她身体滑落了下去。

沈阮下意识地伸出双手艰难地掺住这人,却发现对方也死死地反抓着她的手。

呼吸粗沉,面色异样的通红。

沈阮下意识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却听到他艰难的对她道,“医生……救救我。”

沈阮一愣,来不及思考,这人高大的身躯直往下滑。

她费了老劲儿也掺不住人,只得随着他倒下去,“有没有人……救命……”

她就知道会出事,或者说觉得惯例的总要弄出点什么事情来。

救护车来得很快,男人被送上车时,还死死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情况有点着急,沈阮也顾不上许多了,裙摆一撩,跟着上车。

他情况十分严重,看着像过敏的症状,已经出现面色发青呼吸困难。

在医生来之前,沈阮已给他检查过了,初步判断过敏症状应是无误,只是就不知道是哪种过敏源引起的。

救护车快开的时候,不知又哪跑过来一个胖胖的老头子。

满脸慌张焦急,指着男人说是他家里人,于是护士便让他一起上车了。

救护车乌拉乌拉地从后门走了,没影响到别墅里面热热闹闹的一大人群。

过敏这种事情沈阮也没办法,当时大声喊了救命,但这一大屋子泱泱的人,却好似在此刻齐齐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眼见着面前人的情况愈发严重,沈阮稳了稳情绪,翻包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刚在和对方说地址的时候,男人忽地醒过来,朦胧的双眸失神地转了转。

他喘着粗气,伸手似是想抓什么,却一手将她的手机直接打翻,直直地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摔都电池都飞了出来。

紧接着男人愈加痛苦地呻吟起来,双手青筋毕现。

沈阮赶紧地起身要过去捡手机,刚好来了个年轻男人,见这情况吃了一惊。

但却异常沉稳地帮着她救助了这个男人,救护车在十分钟内达到了地方。

救护车停在后门,护士和医生上来,沈阮随着他们从另外一道楼梯下去。

无声无息的般,丝毫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现下上了车,沈阮才发现刚才那个一直在身边帮忙的年轻男子,此刻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救护车的空间不大,沈阮表明身份,和同车医生一起救治着男子。

这情况目前只是能急速药暂时稳住救命,让病人能撑到医院。

对于病人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过敏反应,暂时无法确定,跟上来的老头子也只坐在旁边握着男人的手,一边抹泪一边问医生情况。

情况着实有些危急,沈阮提议,将药量总比例增加到0。1,同时配放其他药物。

她虽表明了自己同是医生的身份是,但无证也不是自己医院的人,救护车上的医生即使有些束手无策,也不敢听从她的。

这是一条人命,万一要是出点什么问题了,沈阮负责不了。

她也心知这个问题,只是让这个医生先联系医院那边的再做处理。

男人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混沌的视线中人影模糊地晃来晃去。

他满耳只剩下女人说话的声音,嗓音轻柔却坚定,“对,按我说的这样做……”

……

楼上发生的事情连个小插曲都算不上,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

救护车来了又走,只是靠外院的阳台的人觉得隐约好似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友人轻笑,“你幻听了吧。”

傅靳南从拐角转出来,他特地过去拿了手机过来,结果拨给她的电话,却始终是无人接听。

再拨,便是关机状态。

他记得沈阮的手机是有带在沈阮的,转会儿的功夫,却找不到她人影了。

始终打不通的电话,傅靳南蹙了蹙眉,将其挂断,原地站了会儿,决定再去找找。

……

沈阮一身礼服长裙极是夺人眼目,推床快速地移动的同时,她也跟着床一路小跑着。

手中拿着输液吊瓶,一边低头观察着男子的面色。

见他双眸紧闭,鼻峰高挺眼窝微深,俊脸上浮满了诡异的小红疙瘩。

密密麻麻一片,面部微微浮肿,嘴唇略显青紫。

呼吸粗一声浅一声,人被推进电梯前,沈阮便松了手。

手上的药水瓶子改换成让小护士拿走了,沈阮停在电梯前,看着电梯门一点一点关上。

这一路紧赶慢赶的过来了,总算没错过最佳救援时间。

好巧不巧车上那医生联系的人,正好去他们医院做过交流,在那人说了自己的配药后,电话便转交到了她手上,对方一听到她自我介绍,先是惊讶了下,随即和她简略地讨论了下病人的情况。

并且立即地嘱咐下去按她的办法治疗病人,当时同车医生看她的眼神,简直用语言无法来描述。

她站了一会儿才察觉到,脚腕上又酸又痛,低头一看,这方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就这么踩着高跟鞋拼命地跟着他们跑了这么一段路。

可能路上有脚拐到过,现下站定了,她才察觉到关节上的疼痛。

礼服的裙摆上面也蹭到了不少的灰尘,沈阮无暇俯身去擦,等着一下台电梯上来,搭乘上去准备等那位病人出来,看看情况怎样。

职业病犯起来,自己都忘了原本是要做什么,好在这晚上的时候医院里面人不多,饶是这样,也是引来了不少的好奇目光。

旁边有位妈妈牵着女儿过来一起等电梯,额头上海贴着退热贴的小女孩仰脸看她。

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珠子充满好奇,察觉到她偷来的目光,沈阮低头友好地朝她笑了笑。

小女孩似是害羞,脸上一红抱着妈妈的手臂别开脸。

见此沈阮与这位年轻的母亲对视了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等电梯到了,沈阮抬步进去。

门关上时,她才想起来,自己的手包遗落在宴会二楼那边,手边落得空空,沈阮想起自己的手机也落下了,心中叹了口气,这下怎么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