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剪辑历史:开局盘点十大帝皇 > 第一百二十四章:尸骨未寒

第一百二十四章:尸骨未寒

那到了这里,这样的一场劫难,就化解了吗?

然而并没有。

金军翻脸了。

他们没有信守承诺,而是反手将宋钦宗贬为了庶人。

并且命令宋徽宗以及赵氏宗室出内城,入金兵营地。

开封府执行了这一条命令,或许他们早就想这么做了。

所以他们做的很坚决。

就像是在对付江洋大盗一样,挖地三尺一样,将那群人全都找了出来。

然后送去了金国营地。

随后,入城,搜刮。

但搜刮,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两位皇帝被俘虏,内城毫无还手之力,自然成为了一片废墟。即便是还有人想要反抗。

也没有掀起多大的波兰。

随后金人准备立张邦昌为皇帝,建立国号,楚。

人称伪楚,这个人是一个坚决的主和派,大概这也是他被金人看上的原因。

这里面其实有个人,慷慨激昂。

对于金人的所作所为,大肆痛骂。

“自祖父以来,七世事宋!”

“我自当尽死!以明我大宋之理!”

“大宋,在我心中!永不灭亡!”

这个人,随后被逮捕,全家都到了金营,一个月之后,随着宋徽宗等人北上。

四年之后,他死里逃生,逃了回来。

随后一路青云直上。

这个人的名字。

叫做秦桧。

是有些让人意想不到,但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在张邦昌为皇帝之后,金兵再一次搜刮出了一些金银,珍宝之类的东西。

随后,便带着俘虏,一路北上。

当中还是有人逃了出来,例如宋徽宗第十八子,信王赵臻,后面一度领导河北义军与金兵对抗,但可惜,赵构不支援,死了。

那么那些,没有逃出来的人,又怎么样了呢?

刑朱两位妃子,以及两名帝姬。

坠马损胎。

其余的女子,尽皆受到侮辱,霸凌。

自开封出发,前往燕山,因为长途鞍马,风雨饥寒,妇女不能骑马而沿途丢弃的人,有很多。

十人九病,也是如此。

其中多数妇女,因嬲而亡。

而整个开封,十人九娼。

到最后,燕京。

牵羊礼。

包括宋徽宗,宋钦宗在内的一三千百名赵宋皇族,被逼来到金国宗庙之外。

被扒掉了所有的衣服,不管事驸马公主,王子皇妃。赤裸上身,披一件羊皮,拿一根羊绳。

匍匐在金人的脚下,被驱赶着向前拍醒。

围绕着金国的太庙,转了一圈又一圈。

朱皇后最后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上吊自杀,不成功,又投水自尽,总归是以死明志。

宋徽宗呢?

在五帝城,吃吃喝喝,又生了六个儿子,八个女儿。

倒也不知道,那些用女人的身体来保命的大宋男人,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想些什么都不重要。

或许最后可以来上一个总结。

这就是宋钦宗,宋徽宗两个人做的好事。

在金兵两次南下的时候,宋钦宗的种种行为最终导致了这个结局。

但是宋徽宗就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了吗?

不,当然不是的。

实际上来说,他也要负很大的责任。

或许最后,这个结局,就是对于他们所作所为的报应吧。

而当整个汴梁一片狼藉的时候,随着难民,一个人,也在难民的潮流当中,逐渐的远去。

他姓孟,是一个在汴梁城里面的小官,他在汴梁生活了二十四年。

很长的一段时间。

但他知道,这一次离开,之后,就再也无法回到这里了。

不是没有办法回到汴梁,而是那曾经繁荣的景象,已经不复存在了。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班白之老,不识干戈,时节相次,各有观赏。灯宵月夕,雪际花时,乞巧登高,教池游苑。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

这是他写的东西,这本书,叫做东京梦华录,记载的就是他曾经生活的地方。

言语有些繁琐,但也很是直白,这本书记载着他曾经的生活。

语气是平静,甚至是有些乏味的。

然而在冷漠的表象之下,所传达出来的却是深入骨髓的。

哀伤。

视频在这里,戛然而止,就像是原本还有很多没有说完的东西。

当然,视频本身不可能继续详细,或许当时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才会知道。

这一切的一切,是如此的荒诞,耻辱。

靖康之变,的确是称之为靖康之耻,要更好的多。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说话。

原本准备钓鱼的朱瞻基,也沉默了下来。

他不愤怒吗?

当然愤怒,但是在平静的愤怒之下,他感觉到更多的还是哀伤。

因为战争失败,因为皇帝无能,因为士卒原本可以效死,却最终手无兵器,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这一切的一切,已经不再让人感觉到愤怒。

而是为那些在这一场浩劫之中,为这些经历浩劫的人。

感觉到哀伤。

“其实在之前的一些时候,会有一些人思考史可法曾经做出的事情。

这个人你们可能不认识,他是明朝灭亡之后的一名小官,因为抵抗清军的入侵,从而导致了整个扬州城被屠。

当然,即便是不抵抗,结果未必能好到哪儿去。

所以从这里衍生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当时不抵抗,是不是要好上很多。

我觉得双方尽管情势有些不一样,但在这里依旧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那就是当异族到来的时候。

投降派,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有且仅有的,你可以做出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拼尽全力,抵抗到底。或许这才是唯一的道路。

假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事情已经真实的发生了。

但假设,但假设他们一开始就没有想着投降,假设他们一开始就准备和金兵作战,假设他们听从了种师道的说法。

假设......假设.......

那么最后的答案,会不会不一样呢?”

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有的,只是那些受尽侮辱而死的人。

以及拼尽全力但还是死了的人......

尸骨未寒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