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虎小说 > 夫人孕肚藏不住,禁欲总裁找上门 > 668 心灵和心灵的较量

668 心灵和心灵的较量

“等等。”蒋恺霆喊住她,“先不要挂。”

席云渺有气无力,也有些不耐烦,“干嘛?”

“啊,那个……”蒋恺霆不想匆忙挂断电话,想再跟她说会话,但是柔情的话关心的话,她都听不进去,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儿子睡了?”

“没有。”席云渺叹口气,“我也不知道他在干嘛,电脑上很多东西我又看不懂,肯定是在为你的事忙活,我觉得你这个爹地当的真好,一见面孩子就这么大了,还能帮你做事了,我也想当便宜妈咪。”

蒋恺霆嘿嘿一笑,他喜欢听她发牢骚听她抱怨,这样的话少了些距离感,“想当便宜妈咪可不容易,难道你留下一颗卵子,就能跑路?还是你能生下孩子就跑路?都不能吧,哪个母亲舍得留下嗷嗷待哺的孩子?”

“就是啊,我们女人的软肋就是孩子,但是我辛苦养大的儿子成了你的盔甲,我也会心里不平衡啊,他们叫你爹地叫的那么亲热,他们爱你爱的那么炽热,我都看得出来的,虽然他们嘴上说着只爱妈咪,但是他们从小就渴望父爱,你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会付出全部的热情,父亲的角色就像是孩子心底的一道疤,他们

不放过任何可以治愈的机会。”

席云渺为孩子们打抱不平,“其实这也是孩子们的悲哀,也是我不阻止你和他们来往的根本原因,不是我认可你作为他们的父亲,而是他们需要你,他们强烈的需要父爱,所以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孩子们想一想,他们渴望了这么多年,才终于找到了父亲,他们不想失去父亲,我也不想因为这个父亲让孩子们受到伤害。”

她看不到的是,蒋恺霆已经红了眼圈,她这一次说出口的每一句话应该都是发自肺腑的吧,没有抱怨,没有委屈,只是一个母亲全心全意的在为着自己的孩子着想。

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的伟大如此真实,又如此遥远,他从未感受过,但是他很庆幸,他的孩子们都亲身体会着妈妈最无私的爱。

他吼间哽咽,努力装作平静的语气,“嗯,我知道了,他们爱我,我当然能看出来,你放一万个心吧,他们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怎么可能不为他们着想,他们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还是我的希望,是我最渴望的幸福。”

“你不一样,你身经百战,历经世事沧桑,赵安琳和你的孩子没了,我也没见你有什么伤心难过的,这

两个孩子你也没有从小养育他们,你对他们,和我对他们,终究是有区别的。”

席云渺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生硬了,又软了声音,道,“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要伤害他们,好吗?”

蒋恺霆眼里积蓄了一层水雾,他抬手擦拭着,那个在他面前嚣张至极的女人,不屑一顾的女人,如今为了他们共同的孩子几乎是在祈求他,“好,我答应你。”

“谢谢你。”

“云渺。”蒋恺霆声音微微嘶哑,“谢谢你生下他们,谢谢你养大他们,谢谢你带他们回国。”

说完,他主动挂断了电话,这一场对话犹如一场心灵和心灵的较量,他输的一败涂地。

蒋恺霆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夜色宁静,漆黑一片,仿佛整个世界被一块黑布笼罩着,他的脑子里像放电影般,放映着这么多年的一幕幕。

他的心空空荡荡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东西将其填满了。

事情还要继续,所有的阴谋诡计不会因为夜晚而消失,只会经过一夜的沉淀更加深沉。

蒋恺霆正在工作,雷奥妮二号急匆匆地找了过来,搞得他一头雾水

,告诉秘书,“我在忙,没空见她。”

“她说她有很着急的事情,关于赵小姐的。”

“让她去会议室等我。”

二十分钟后,蒋恺霆这才出现在会议室,蹙眉道,“有什么事情非要到我公司来说?我们出去谈。”

“关于赵安琳的,你也要出去?”雷奥妮二号看了眼腕表,“我等了你二十多分钟,也事先说了是赵安琳的事情,我现在非常怀疑你救她的诚心。”

蒋恺霆一只手插兜,一只手扶着椅背,居高睨望她,“既然这样,以后赵安琳由你来救,救出来我代表全家感谢你。”

“这么说,你不救她了?”

“是你怀疑我的诚心。”蒋恺霆冷笑一声,“看来我要让秘书送客了。”

雷奥妮二号软了声音,“赵安琳给我打电话了,哭着说她快要死了,让你快去救她。”

蒋恺霆双手一摊,差点暴走,“好,我救,你告诉我,我怎么救?我去哪里救她?”

“他们说你知道。”

“我知道?”

“对。”雷奥妮二号说着拿出手机,“他们说让我见到你之后把电话回拨

过去。”

蒋恺霆递给她一个眼神,雷奥妮二号回拨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端响起了赵安琳的声音,“雷奥妮,是你吗?让蒋恺霆带我爸爸来,他们就会放掉我了。”

“蒋恺霆带你爸爸?”雷奥妮二号诧异,“你爸爸不是早就死了吗,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呀。”

“不……是……啊……不要,不要,啊……不要,带,我,爸……”紧接着电话里出现了男人的声音,“臭娘们,找死是不是?你XX妈的去死吧,我今天就弄死你……”

电话被切断了。

雷奥妮二号的脑子迅速的反应着,很快就做出了有利于她的决定,“这些人也太无耻了,是用尽了什么手段让安琳说了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蒋恺霆也冷笑了声,“赵建涛早就死了,我亲眼看见的,去哪里找他?带着他的骨灰去救安琳吗?对方要赵建涛的骨灰做什么?当年现场一片废墟,去哪里找骨灰?这不是扯淡吗?”

雷奥妮二号假装分析着,“那他们是什么意思?不会毫无原因就说出这番话吧,你要不要再仔细地想想?现在通过刚才的话,你觉得他们绑架赵安琳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